看山的归来(散文)

2018-07-27 23:55


窗子之间,有两条彩虹,矗立在红树之上,天空像一座山。坐在写字台前,心在空虚中,眼睛来到桐柏故乡的山景中。

小时候,在牛坡上,雨停了,云白了,山上又黄又黄,稻田都是旱地。望向山顶的山顶,白云的黑松树环绕着云层,就像一年中的风景画。NG,从房子的墙上,放大到世界。在南方,桐柏山太白了,蓝山只是峰,其余都在白棉花里。几千里的淮水,在白絮下的山上,横跨群山,奔腾到远方。

当他长大后,他参军守卫边防军,走进大海,走近城市,走出国门,来到了地上。同一座山,同一座海,同一座城市,同一片风景。海岸是一座山,一座山是一座城市,一座城市是一条河,一条河流——弗洛。WS围绕城市,一条城市大道,人们走在街上,这只是肤色和语言。有趣的是,肤色相同的人可能不理解自己的母语。不同肤色的人用同一种语言交流。

因此,我想到冥想的三个境界:在禅宗的开头,山是山,水是水,禅不是山,水不是水,禅不是水,禅悟是彻彻底底的,山还是山,水是水。还是水。

山谷在山谷深处,云和雨落下,一年四季都在苍山,在索道上漫步,春潮在海边涌动,大理古城在夏天开始出现。山是半黄的,秋天是厚的。半路到地上的铁轨,直下,进入七龙女溪池,云从溪,坡攀登悬崖,一片强云扫,一阵雨,一阵山风,一阵阵灿烂的阳光……

天蓝色和白色,红色的太阳金色的顶部。在海螺沟的旅行,绿色的柏树,雨中的温泉,一个长长的硫磺沟,雪在远处的山和雪。在峡谷冰川上,我听到了大地的声音,看到雪崩在远处飘扬的冲击声。在回山林雾海的路上,突然出现了金色的雪花雪白的贡嘎山峰,突然感觉到雪山在移动,云天在移动,山林在移动,大家都在移动……

天明水为绿色,五色十盏。行走在九寨沟的底部,倒影映衬着五彩缤纷的池水,穿过山溪、竹子和绿竹,在山脊上下起伏,沐浴在高原低矮的阳光、山风的风景中。山坡上的风景,山路的风景,山阳的风景,山鸟的风景,跳山的动物的风景,山泉的风景,丁东的风景,风景。抓住眼球,到处移动你的心……

洋流激增,岩浆喷发。夏威夷的火山喷发出红色的岩石流,直射蓝天,浓雾散落的海洋,根部,根部蜿蜒如蛇,散布于大地,热在太半洋,水与火于一体,令人望而生畏的电视画面……

听新闻,记得偶尔在夏威夷邂逅:那年在火山口,白皮肤白脸白眼镜,突然开口对我说:男人,帮我拍张照片!A景云京,让我为如来佛祖叹息。年轻人是一个中国之手。他先在台北学习,然后在北京学习,然后前往太平洋两岸。说到这座山,哥哥说脚上的火山只是几十年的寂静,没有运动,变成了旅游目的地。也许当岩浆喷发时,它会。燃烧和奔流入海。它也是一个美丽的山在中国。北部有长白山,南有五指山,East有阿里山,欧美地区有最高的山峰。

俯瞰祖国,地势高,西低,山中多,从桐柏的山中走出,进入祖国的壮丽山河,士兵保卫燕山,保卫崂山,保卫East;地方,游泳Tianshan,游泳阴山,游泳三清山,游泳武夷山,游泳张家界,游泳越山,游十万山…游览冈底斯和喜马拉雅山。漫游在美丽的山岳和祖国的河流中,他们也出去看山。在海洋的另一边,以及欧洲的山脉。

山上的云,山上的树,山上的花,山上的草,山上的石头,山上的溪水,山上的动物,山上的影子,日子都回来了,他们慢慢地回到山上。只有记忆留给我们,我们有自己的记忆窗口。

归来的人,成千上万的人,成千上万的山,成千上万的人。山原是在山上,水在水里。只有人类的情绪才能产生不同的山,不同的水,不同的口味,和其他的EMOT。心灵与心灵之间的平衡,消极的情绪越多,积极的想法越少。快乐的事情太忙,没有悲伤的余地。

人有不同的欲望,有不同的见解。有些人忘记了美丽的风景,想起了不快乐的小事,失去了真正的美,留着鸡毛,空手而过保山。我们今天应该向欧阳修学习:鸟知道山和里夫的快乐。不是男人的幸福,而是男人的幸福。

早在望山时代就奔跑着死马,我看到了山的归来,总想起热带雨林的瀑布,冰雪的高寒峰,挺立的山崖,山上各种各样的杜鹃花。伊恩斯:山的辽阔和自然之美,人的渺小,生命的珍贵,生物的活力,高山的岸边,山谷的空虚,这个观点的灵感……
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